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陆飞 > 乌东公投的一些数据和法理细节讨论

乌东公投的一些数据和法理细节讨论

从9月23-27日,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、卢甘斯克、赫尔松和扎波罗热四个地区(以上有争议地区在本文中暂称“四州”)举行加入俄罗斯联邦的公投。据央视新闻报道,四州“入俄”支持率依次为99.23%、98.42%、93.11%、87.05%。央视还引述塔斯社的报道说,“梅德韦杰夫对公投结果表示欢迎”,他当天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发文称:“公投结束了,结果很清楚。欢迎回家,欢迎回到俄罗斯!”

(图片来自网络)

对于四地公投的原因及影响,已有不少分析文章,笔者就不赘言。只是此前看俄罗斯驻华使馆公众号内容时,发现一个细节可以简单聊两句。

“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领土面积为2.65万平方公里。据顿涅茨克统计总局数据,截至2022年3月1日,其常住人口约为219.8万人。”

“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领土面积为2.67万平方公里。该共和国的常住人口约为139万人。”

“ 赫尔松州总面积2.85万平方公里,人口约为100万人。”

“扎波罗热州的面积为2.72万平方公里……”(没有注明人口数量)

——以上内容来自俄罗斯驻华大使馆,9月23日发布

而据公开资料查到的讯息,以上四州人口数字大约是:

顿涅茨克,面积26517 km²,人口4,622,900人;

卢甘斯克,面积26684 km²,人口2,246,884人;

赫尔松州,人口约130万;

扎波罗热州2.72万平方公里,人口近300万。

——以上数据来自网络,无法确认是否为官方数据

为什么要公布人口数据?因为公投结果最终通过票数决定。比如2014年克里米亚公投时,新华社引述“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全民公投筹备与执行委员会”的说法称,公投最终投票率为82.71%;赞成加入俄罗斯的选票占95.5%。

那么在其中,假设愿意去投票、且投赞成(从乌克兰脱离)票的人数是基本固定的,那么人口基数越小,也就是分母越小,理论上投票率越高、赞成率越高。例如据2001年乌克兰人口普查,顿涅茨克州境内的民族乌克兰族占比56.9%、俄罗斯族占比38.2%,因此如果乌族全部反对或者拒绝投票,那么可能导致投票率低或赞成率低。

需要看到的是,顿、卢两地经过多年战乱,人口已可能大幅减少,上文中采用的都是来自顿涅茨克当局的数据,人口就差了一半。

(A man casts his ballot during a referendum controlled by Russia-backed separatists in Luhansk, eastern Ukraine. Photograph: AP)

但可以推测的是,减少的这部分人口应当以“反俄”的乌族人居多,有可能在过去几年中向西逃入乌克兰其它地区,也可能流离失所,也可能拒绝投票;总之在此次官宣的219.8万人中,应当是以俄罗斯族或亲俄人群为主。

同样的推测可适用于卢、赫、扎三州,此次俄罗斯官方公布的人口数字都要少于此前的公开数据,主要可能因为战乱导致人口减少,但在实际上减少了(反俄的)人口基数。加之这此地区目前都处于俄军实际控制下,所以公投的结果不难预测。(等结果出来后可以再看看各州实际票数,如果公布的话)

而且,除了顿涅茨克之外,俄官方公布卢甘斯克和赫尔松的人口数据并未注明出处,很难知晓俄方到底如何在战乱动荡、资料有限、新闻报道受控的当地统计出真实的常住人口数。

以上只是数据上的细节,但依然反映出法理性的问题。

至今为止,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并未承认所谓“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”和“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”,国际社会也普遍表态称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需要得到尊重,这也意味着“四州”所谓的“入俄公投”并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。但参考2014年克里米亚(含塞瓦斯托波尔)进行所谓“独立公投”和随后加入俄罗斯联邦的“先例”可以发现,俄罗斯实际上是打算在“四州”重演这个剧本:在克里米亚公投并与俄罗斯签署相关入盟文件后,乌克兰军队撤出克里米亚,俄罗斯开始在当地“事实地”行使主权(包括驻军、统一货币、发行护照等),并修建了跨越刻赤海峡的刻赤大桥将克里米亚与俄罗斯本土连接,完成了对克里米亚的“实际控制”。对隔海相望的克里米亚尚能完成掌控,俄罗斯控制与其直接接壤的“四州”显然将更加简单。因此俄罗斯在“四州”如此做,其实是用政治的手腕来转移军事上的不利局面,根本不会在乎所谓“国际承认”。

另外比较重要的一些观点认为,此前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关于“对于新加入俄罗斯的领土,可以用核武器防御”的言论,认为一旦从“法理”上宣称四州入俄,那么就可以通过核恐吓来阻止乌军收复失地。

但这一点上,笔者认为应该说是“核讹诈”更适合。因为随着时间推移,尤其是乌军装备的快速升级和北约化,以及欧洲解决油气方案的推进,普京手中可打的牌并不多,悍然使用核武器(何况还是“炸自己”)其结果必然导致乌克兰拥核,以及芬兰、瑞典、波兰甚至波罗的海三国都会寻求核装备,这是俄罗斯承担不起的后果,所以目前看只能是一种讹诈,把军事问题政治化,然后继续拉扯。

(Over 194,000 Russians flee call-up to neighboring countries——AP)

而对于乌克兰方,如果不考虑俄罗斯“核防御”的问题,那问题很简单,不承认(四州)、直接反攻就是了。但从法理上看还有个问题:此次四州通过与克里米亚类似的方式“公投”,那么乌克兰就必须将克里米亚置于同样的解决路径。即:如果宣称四州“公投”非法,那么克里米亚的“独立”和“入俄”同样非法(虽然乌在口头上一直这么宣称),那么现在如果收复四州,那么就必须从口头上到实际上将克里米亚问题一并解决。

通过所谓“全民公投”来决定一个地区的独立或归属问题,二战结束后不乏成功并被国际承认的案例,冷战后还有一个小高峰;近年来声量较大的有苏格兰公投、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公投、科索沃公投等。这些公投中,有的成功独立,有的公投未通过,有的不被承认,有的则因大国博弈而成为持续争议地区。

以加泰罗尼亚公投为例,尽管在2017年10月1日举行的公投中有超9成选票赞成加泰罗尼亚独立,但事实上,此次公投一方面被西班牙宪法法院依据宪法中关于“西班牙自治区不可以自行公投决定是否作为西班牙一部分”的条款裁定违宪,也未获得西班牙中央政府承认,因而丧失法理基础;另一方面,此次公投投票率仅为43%,因而丧失了民意基础。最终,这场公投以西班牙政府10月27日宣布暂停加泰罗尼亚地方自治权、地方政府领导人锒铛入狱告终。

而发生在塞尔维亚-科索沃的公投和独立事件,则得到了美国及其他100多个国家的承认,塞、中、俄等国不承认,科索沃则被联合国托管。至今塞-科双方仍龃龉不断,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与塞尔维亚人之间的矛盾也未能化解。

所以,地区脱离中央而“独立”,尤其通过“公投”,看似获得名义上的法理性,但其实更像是一种耍无赖、“搅混水”的做法。

俄罗斯这步“搅混水”如意算盘打得不错,但实际是否真的具备公认的法理性,还是像克里米亚一样至今不被国际社会承认,可能一目了然。同时此举是否会将乌克兰逼上墙角,导致欧盟和美国调整对待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的态度,让我们“拭目以待”!



推荐 5